破伤风抗毒素

一条丧里丧气还特别懒的咸鱼
这条咸鱼要考试了!!

LOVE DOCTOR【绿黑】【花患】

 

 

中秋诈尸挖新坑。




天使们中秋节快乐啊!

 

 

 

 

*关于角色:

         *有大量的ooc!!!!!!

         *大概是双向暗恋?

 

 

*关于花患:人类被花朵寄生,是极少见的疾病,这样的病被称作花患。雌花寄主会对雄花寄主产生爱意,花患医生会使自己被寄生,并利用雌雄花寄主之间的好感辅助治疗。——以上参考漫画《花患》

 

 

*关于私设补充:

         *花患是一种种子病毒,在繁衍过程中受到宿主情绪和激素水平的影响而开出不同形态的花朵。

         *雄花种子因为较为温顺,可以受宿主意识的控制,因此不利于繁衍,数量远远少于生长迅速并且不受控制的雌花。

         *花患的发生概率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低。

         *一旦被花患病毒寄生,宿主意识会极力抗拒与寄生个体剥离。

         *为了繁衍,寄生花会在授粉前尽可能的保证宿主不会死亡。

 

 

 

 

 

 

 

 

 

 

 

 

 

00

 

 

 

我生病了,但是医生救不了我。

 

我知道为什么,因为那是,以你为名的不治之症。

 

 

 

 

 

01

 

 

 

 

早上7点28分,绿间真太郎刚刚结束了医院的夜班,一身疲惫的回到家中。好在今天接下来的时间都没有工作,他可以安心的休息。

 

 

躺在沙发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眼皮也懒散的搭着。可能是觉得领带有点勒人,一手扣着领带结左右用力晃了晃,没解开的领带歪歪的挂在一边,那手又抬起来摸索着找到了遥控器对着电视一摁放起了定时录下的晨间占卜。

 

 

“……今天运势第一的是——巨蟹座呢!今天你的恋爱运相当强势呢,要把握好机会不要让它溜走哦!……巨蟹座的幸运物呢~就是这个啦!一支带着芬芳和浪漫气息的香槟玫瑰,它会舒畅你的心情,为你带来各个方面的好运气哦……”

 

 

主持人姐姐甜美的声音也只在绿间的耳朵里转悠了两圈,捉住了几个关键词后就一溜排的从脑海的另一边轻快离开。

 

 

等睡一觉醒来再说幸运物的事情吧。绿间从沙发上坐起来走向厨房,厨房的餐桌上留有一份被保鲜膜盖着的早餐。可能是妹妹来过替他准备的早餐,伸手碰了碰,有点凉了。

 

 

但他也不打算再热一下,坐下吃完就准备去好好睡一觉。

 

 

 

 

 

02

 

 

总算是可以睡一会儿了,绿间摘下眼镜捏着鼻梁,顺手把眼镜放到一边的床头灯下,正要躺在床上恢复精神时,突然听到了门铃声。

 

 

 

 

03

 

 

“请问是哪位?有什么事情吗?”他用和缓的声音问道,刚刚在温暖床褥里松散下来的神经也严肃的绷了绷。

 

 

这里虽然是他的私人宅邸,但是也被绿间用作私人诊所,他在家工作的时候大门就大方的敞开,等待着患者的到来。看到门关着就知道,绿间医生现在不工作。

 

 

但是看到门关着还摁响了门铃,要么是知道他作息表的熟人,要么就是急病的病人。

 

 

 

 

04

 

 

对讲机里传来黑子哲也沉静却略带沙哑的声线:“早安绿间君,是我,黑子哲也。我有点急事想要和你说。”

 

 

绿间的眉头跳了跳,想着晨间占卜还是一如既往的精准。

 

 

来的人是黑子的话,就没事了,不是病人。绿间刚刚担心有病人出现而绷起的神经又缓缓的放松下来,洋溢起困意。

 

 

但是打开门的时候,绿间的那根神经就再一次绷紧了,甚至连些许睡意也一起消失了。

 

 

 

 

05

 

 

门外是一位名叫黑子哲也的,罕见的花患病人。

 

 

 

 

06

 

 

说起绿间真太郎医生,大概日本没有不知道他的人。这缘由除绿间真太郎年纪轻轻便拥有高超的医术以外,还因为绿间真太郎是十分少有的花患医生。

 

 

花患,一种在最近几年才被人发现记录的疾病,常人听到这个名字只会觉得它十分遥远……而且恐怖。

 

 

在早期几乎无法察觉,等到植体冲破皮肤开出花朵到达最适合做手术的时机时,病人往往又疯狂的拒绝花体被剥离。

 

 

最后被花体繁衍出的种子病毒填满体腔,再一次破体开花,整个人变成了花下的一滩肉泥。

 

 

而绿间真太郎想出的办法就是,让自己被寄生。他仔细的研究过花患病毒,用最温顺的雄花接种寄生,利用雌雄花种之间的吸引力来安抚拒绝剥离花体的病人。

 

 

但是人类对这种新奇的病毒还是知之甚少,即使是这样看似安全的寄生,也没有任何一位医生打得起保票说绝对不会出现问题。

 

 

 

07

 

 

绿间真太郎很清楚这其中的风险,不过他想【尽人事,听天命】,这样的事情总要有人来做。他很年轻,有很长的时间验证他的方法是否可行,反正也没有多少医生愿意用这么冒险的方法。

 

 

想要活下去的病人,也只有几个地方可去而已。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喜欢的人要成为这个实验中的一个小白鼠,他皱眉注视环绕着黑子哲也脖颈一圈的细长花茎,柔软的枝条上生满了刺,顶端却打着一个奶油色的花苞。像是艺术品,又有几分可怖。

 

 

长久以来的经验告诉绿间真太郎,花患在成功繁衍之前绝不会让宿主死亡,所以在黑子哲也身体内部的花茎是十分柔软脆嫩的,绝不会伤害到他。

 

 

但他还是紧张的手指都纠紧,尽管那张冷静的脸上只是皱起了眉头,一点惊慌都不显。

 

 

环绕着黑子哲也的、一支芬芳而浪漫的香槟玫瑰,绿间真太郎决定等一会儿就去查查看能不能投诉晨间占卜。

 

 

 

08

 

 

“……昨天还没有迹象,今天早上醒来突然就发现多了一圈植物,真的是吓到我了。”黑子哲也捧着手里的热茶,小口小口啜饮,表情平静的看不出所谓的【吓到了】究竟体现在哪一部分。

 

 

出了事立刻跑来找自己这个【最合不来】的人,看来是真的被吓到了。

 

 

忽略了心里的一点怪异的喜悦,他开始认真的打量黑子的体征。不过除了面色苍白,两颊却带着有些怪异的红晕以外,无视对方脖颈上那朵现在看上去乖顺可爱的花朵,现在的黑子和平时几乎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不可大意,花患的染病本来就是难以察觉的,表面上看起来没有什么异状并不能说明什么。

 

 

 

09

 

 

“那个……绿间君?”清透的声音打断了绿间的思考,微微失焦的视线重新聚焦对上了黑子水蓝色玻璃珠样的眼睛。

 

 

黑子似乎因为他的注视而感到十分的局促,面颊上怪异的红晕显得更加明显了,很快绿间意识到了这样的怪异来自哪里。

 

 

 

 

10

 

 

绿间在自己身体里种下了雄花的病毒,借由雌花对雄花产生的爱意和服从来辅助治疗。

 

 

尽管花患病毒引起的疾病确实很少见,但是也不是一个没有,被病人纠缠的情况也遇到过不少次了。

 

 

但是这样的爱语,即使有一千句一万句,也不可能是发自真心的吧?连敷衍和拒绝都懒得多做,态度冷硬得若是让不知情的人见到也会觉得这是个铁石心肠的人。但绿间很清楚等到疾病结束之后,病人自己也会感谢他没有搭理这告白的行为的。

 

 

只是听多了偶尔也会想,恋情是不是就是这么廉价的东西呢?

 

 

 

 

11

 

 

那份怪异感,来自于黑子牵起的笑容。本来是一个天使一般的笑脸,绿间却从那中间找到了已经见过许多次的,属于花患病人的,对雄花寄主显露出的爱意。

 

 

请别这样。在心里恳求着,绿间感到了窒息感,就像那条规规整整的领带还系在他咽喉下似的。

 

 

绿间头一次厌恨起自己的工作来,要知道他一向是引此为傲的。

 

 

他厌恶自己的这份要亲自结束黑子对他迷恋的工作,更厌恶因为疾病导致的恋情而可耻的感到喜悦的自己。

 

 

但他只是半垂下了眼帘,仿佛不太在意接下来黑子哲也要说出什么来,就像是他对其他所有的向他求助的病人一样。

 

 

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逃避而已。

 

 

 

 

12

 

 

黑子缓缓的眨动眼睛,有一瞬间露出了沉思的神色,很快又再次拉起令人愉快的幸福笑颜,认真说道:“我喜欢你,绿间君。”

 

 

真不愧是黑子,擅长直球而且永远这么认真。

 

 

绿间露出苦恼的表情,思索着大概他也一起生病了。

 

 

 

 

 

 

 

 

 

 

—Tbc

 

 

 

 

 

Emmmmmm明天继续。


评论(1)
热度(5)
© 破伤风抗毒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