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伤风抗毒素

一条丧里丧气还特别懒的咸鱼
这条咸鱼要考试了!!

追逐战越长就意味着快到结局了【二十四】

 

 

 

 

*哨兵x向导的设定

 

 

*私设如山

 

 

*ooc注意

 

 

 

 

 

♂024♂

 

 

 

 

是七部秀太把他带到这里的吗?潮田渚的神色严肃了起来,周围没有任何看守的人,但是潮田渚注意到了房间里有些细小的反光。想来绑架他的人也不会放任人质活动,这间房间四处应该都有布置摄像头。

 

 

 

 

着急并没有用,潮田渚安静的在房间里唯一的一张小床上坐下来,重新观察起这个房间。房间很简陋,没有窗户,只有一扇关的紧紧的门,从内部看不到门把手,也看不到锁孔,站起身试着推了推这扇光滑的门,十分沉重,似乎是从外面锁上了,像是一个保险金库一样。

 

 

 

 

潮田渚绷紧了神经,快速的在房间的四处寻找通风口,终于在天花板的一角看到了一个仅有手腕粗细的通风管道口。

 

 

 

 

房间里的设施极其简单,一张什么东西都藏不了的简单的木桌,角落里是一个抽水马桶,然后是四个床脚都和地面焊死的小床。连接在床上的铁链,最长只能让潮田渚走到门前。谨慎着不被发现又仔细看过有着细微闪光的监视器的方向后,潮田渚发现只有抽水马桶那里被监控避开了。

 

 

 

 

真是怪异的体贴?

 

 

 

 

绑架他,是要做什么呢?潮田渚自认为自己没有被绑架的价值。是因为赤羽业吗?潮田渚突然想到了这里,是因为赤羽业向他告白了所以……他被赤羽业的追求者或者是政敌盯上了?潮田渚一时间心里很有些复杂,他想,不管是哪一种都说明了对于赤羽业来说,潮田渚是重要到可以用来威胁赤羽业的存在了吧?

 

 

 

 

突然出现的念头,让潮田渚感到了愧疚。他突然的失踪,是不是给赤羽业造成麻烦了呢?

 

 

 

 

虽然原因有些偏差,但是赤羽业现在确实是炸了锅。他刚刚从晴川家出来就碰上了来晴川家看望晴川夫妇的潮田渚的一帮小猴子们,从几个学生口中得知潮田渚下午的课没有来,假也没有请的时候,心里就一阵一阵的发虚。

 

 

 

 

这个时候他也顾不上什么纠结了,慌张的驶向潮田渚的公寓,特殊时期他的每一根神经都是绷紧的,此时更是紧张的头脑里的那根弦都快要断掉。

 

 

 

 

还没有抵达潮田渚的公寓,赤羽业接到了下属的电话:“赤羽先生!监控里显示在几个小时前,和七部秀太一起出现的那个高中生昏倒后被带走了,似乎是饮料里有迷药。”

 

 

 

 

“吱————————!!!!”赤羽业的座驾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声音,急急调转了车头方向驶回办公室的方向。他头脑里已经是一片空茫,连还在通信中的电话都忘记了挂断,只想着,“说不定是看错了呢,渚应该还是好好的”。

 

 

 

 

但是他却没有胆量去敲潮田渚的公寓门,他害怕面对没有人来打开的门。心里的小赤羽业紧张的念叨:“一定是出事了!渚一定是出事了!如果他和潮田渚早点把事情说开,他就会……”

 

 

 

 

就会怎么样?赤羽业可以把他送进塔里,也可以把最近的危险告知他,保护他,但是那个时候潮田渚又会怎么看待赤羽业的感情呢?

 

 

 

 

“Sh*t!”用力砸着方向盘,赤羽业只觉得自己的行为像个傻逼,在现在这样的紧要关头,还有什么事情比潮田渚的安全更重要的吗?只关心着自己的心情的自己,怎么好意思去思考【潮田渚会怎样看待赤羽业的感情】这种问题!

 

 

 

 

如果潮田渚出了什么事情,赤羽业一定不会原谅自己,这样就够了!

 

 

 

 

另一边的潮田渚并不知晓赤羽业经历了怎样的心理挣扎,他正在思考可以让自己脱困的方法,并且尽可能的保存体力。

 

 

 

 

虽然潮田渚猜测绑架他的人与赤羽业有一定关联,但是也只是猜测而已,加上潮田渚对于赤羽业的工作实在不怎么了解,因此他不会贸贸然开口试图和犯人谈判。他蜷缩在床上,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顺从而软弱恐惧,等待着可以让他一举突破的机会。

 

 

 

 

在这段时间里,潮田渚睡着又醒来,醒来又睡着,饥饿感折磨着他。尽管一直都亮着的灯和看不见外界的室内很大程度的模糊了他对时间的认知,但是胃部些许空空的灼烧感让他意识到现在可能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

 

 

 

 

饥饿让人有些不适,但还没有到让潮田渚无力的程度,但是绑架他的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位老师绝不可能只是一个文文弱弱的书生。在一个满是不良少年的三流学校里能平稳的教书,甚至还和他的学生们关系良好的老师怎么会这么简单?

 

 

 

 

潮田渚清楚地知道,在还没有掌握更多情况之前,暴露出自己尚且良好的状态并不是明智之举。因此在有人打开门,进入这间小小的囚室时,潮田渚并没有太大的动作,只是微微偏了身子远离了门的方向,用适度的警惕的目光扫视走进来的人。

 

 

 

 

走进来的人,正是七部秀太。

 

 

 

 

潮田渚皱起了眉头:“七部先生,我记得我不曾得罪过您吧?”

 

 

 

 

七部秀太并不在意潮田渚的质询:“啊,当然当然,让您这样一位体面的老师呆在这里饿肚子真是太抱歉了。但是也请您体谅我,这是邀请您参观、甚至参与我的实验的必须步骤!”七部秀太的眼睛里放出怪异的光彩来。

 

 

 

 

潮田渚直觉的感受到了危险,试图婉言拒绝七部秀太。七部秀太并不等他开口,只是招了招手,门口又走进了两个穿着防护服的人,一把抓住了潮田渚的肩膀。潮田渚微微挣扎了两下,被这些并不怎么强壮的“帮手”捆了个结实。

 

 

 

 

等两个防护服帮手绑住了潮田渚,七部秀太装模作样的行了个礼,脸上的笑容被那张猥琐的脸扭曲成滑稽的表情:“诚挚的邀请您!潮田老师!请来见证我伟大的实验吧!”

 

 

 

 

潮田渚被推出那间囚室,回头看了一眼,果然那个囚室是一个保险室,像是银行的金库一样几乎密不透风,好像生怕潮田渚变成一只小鸟飞走一样。

 

 

 

 

这时又有一个人跑了过来:“七部老师,赤羽先生那边要求见您。”七部秀太变了变脸色,又扭过头笑嘻嘻的对潮田渚道:“真是不巧啊,潮田老师,看来我们只能之后再观赏我的实验成果了。”

 

 

 

 

潮田渚默不作声,很快又被解了绑带回了囚室,离开时打开的脚上的铁链也没有忘记,又接了回来。

 

 

 

 

赤羽业是来救他的吧?潮田渚想到。

 

 

 

 

-tbc

 

 

 

潮田渚:密、密室逃脱??????

 

赤羽业: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


评论(6)
热度(41)
© 破伤风抗毒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