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伤风抗毒素

一条丧里丧气还特别懒的咸鱼
这条咸鱼要考试了!!

追逐战越长就意味着快要到结局了【二十九】







*困的滴血……抱歉啦天使们没能假装双更……

*哨兵x向导的设定

*私设如山

*ooc注意




♂029♂



七部秀太的实验究竟是什么,潮田渚也很感兴趣。眼下的情势却提醒了他,恐怕那实验里的小白鼠也就是他了。


潮田渚对这个实验依然好奇,但已经不是出于求知欲,只是为了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七部秀太直接的说道:“我啊,想知道精神体究竟能不能和哨兵或者向导剥离,剥离后又可不可以转接到其他人的身上。”


这种说法也太过于离奇了,不会有人愿意做这样的实验的……难道他已经知道了我是向导?潮田渚不无惊恐的想着。但是这不可能!他不动声色的嗅着空气里的信息素,没有,除了七部秀太毫不遮掩的哨兵的信息素,空气里属于潮田渚的信息素丝毫不见踪影。


即使如此潮田渚也不敢放心,自从在这个囚房里醒来,他一次也没有感受到过和两个精神体之间的信息交换。连接还在,但是试探的向链接的那一边问询时,消息就像是石沉大海,激不起一点风浪。


面对七部秀太注视他的目光,潮田渚也只能硬着头皮装傻:“是吗?我又能为七部先生的实验做什么呢?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装傻就不太好了吧,潮田老师?”七部秀太直白的戳穿潮田渚的谎话,盯着潮田渚渐渐失去镇定的眼睛满是得色:“潮田老师是一个向导,这可是很清楚的。那只小兔子……就是您的精神体吧?令人钦佩!实体化的精神体!”


潮田渚惨白了脸色。之前还因为赤羽业来寻找他而激动起来的大脑,此时只希望赤羽业千万别出现在这里。还有他的小兔子,看来是被七部秀太抓了起来。


对方笃定的口吻让潮田渚无可辩驳,更何况潮田渚的小兔子可能还在七部秀太的手上,潮田渚不敢拿自己的半身冒险。


“……你是怎么知道的?”潮田渚尽可能冷静的询问。身份的暴露是一件大事,七部秀太知道了,那别人呢?别人会不会也知道?


七部秀太好像看出了他的想法:“这是未婚夫留给我的一点小礼物啊。”他挤了挤眼睛,好像是想做出俏皮的表情,可惜五官的不配合给这个动作扣成了负分。七部秀太并不介意向潮田渚仔细说明这件事情,不如说他非常期待能告诉潮田渚,选择了他的原因。


“我的未婚夫真的非常可爱哦?人很温柔,非常会为我着想,而且啊,还会做我的实验材料哦?”


凉意直直的从脊背窜上来,潮田渚一时不知道对方说出这话的意图,只觉得不安感持续的扩大。


“我啊,其实已经知道了精神体可以被分离哦?不想知道在谁身上完成的吗?”七部秀太笑眯眯地,潮田渚只感到这面目可憎,居然在自己的未婚夫身上做实验。


“其实啊,我的未婚夫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温柔可爱的呢,”他意有所指的瞟了潮田渚一眼,突然转变了话题:“但是呢,我强制的和他建立了精神枢纽完成了结合,我可爱的未婚夫就变得非常听话了哦~”病态的语气,自得的声音都好像要飘起来。潮田渚立刻意识到,这是在警告他,如果他不配合的话,就会受到同样的待遇也说不定。


“之前我们说过的话题,潮田老师一定还记得的吧?精神力只是身为人类的外加设备。”七部秀太脸色忽然变得阴沉,“潮田老师一定想不到吧?精神力和精神体啊,是直接挂钩的哦。我啊,把相当于精神力管理员的精神体,‘噗’的那样,从可爱的未婚夫的接口拔下来了哦。”他做了个拔电源的动作,好像他真的只是做了这么一件轻松又不起眼的小事一样。潮田渚听得寒毛直立,心里不住的懊恼为什么会认识这么一个人。


“拔掉了链接,我的未婚夫突然失去了精神枢纽,于是就自杀咯。”七部秀太略带惋惜的说着,像个悲剧演员那样来回踱着步,更多的是一种无所谓。“我现在还很不错呢,和那些伴侣早逝的哨兵向导不同,我的精神枢纽很完整,除了对面不会回应我以外一切都很好。可是潮田老师你知道吗?这个精神枢纽另一边的那个断开的向导链接啊,时时刻刻都在想要回到向导的身上呢~”


“我本来以为,链接他人的精神体,血亲的成功率会很高才对,但是我没有想到这个实验成功与否还与精神力的强度有关,晴川次郎太弱了,根本没什么用。还是潮田老师更合适啊,这个断开的向导链接,非常中意潮田老师你哟?”


“什……!?”


————————————————————————


“你是说,你的精神体被七部秀太剥离了?理由是为了把已经过世哥哥的精神体链接在你身上?受到虐待是为了让你的意志崩溃加快剥离,但是你的精神力尚未成长无法承受哥哥的精神体,所以你才被抛弃,实验也中断了?”赤羽业用极快的语速复述了一遍。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匪夷所思,怎么会有人会把精神体从哨兵向导的身上剥离?


晴川次郎弱弱点头:“潮田老师……也许不会出事的……”


赤羽业只淡淡道:“谁都承受不起这个‘也许’,我更承受不起。”他扭过头,视线扫过一旁的下属:“录音好了吗?”做事极有效率的下属点点头。“boss,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你们去把录音还有其他可以作为证据的资料整理一下,现在还没有搞清楚为什么七部秀太做个实验还要录像并流出,你们把视频上几个孩子的特征做一下处理,别让人认出来,可能要用作证据。再带几个人搜查一下还有没有录像带在社会上流动的,统统没收。”


“明白!那您现在要去做什么呢?”


赤羽业忽地露出一个明艳的笑脸:“炸了那个挨千杀的研究所。”


单枪匹马炸七部家族的研究所?忠心可靠的部下眨眨眼睛,目送赤羽业快步离开。不愧是我们老大,这气魄就是不一样。


-tbc

七部秀太:开启~连接模式~……嗯???连不上???

晴川次郎:QAQQQQQQQ

七部秀太:网线没插好?嗯??插口型号不一致???不是一样的吗???嗯?大小不一样??

晴川次郎:【昏迷】

评论(4)
热度(40)
© 破伤风抗毒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