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伤风抗毒素

一条丧里丧气还特别懒的咸鱼
这条咸鱼要考试了!!

魔女味觉【上】

 

 

*最近常见到的那个不死魔女和捡到的小孩的梗

 

*不死魔女业X弃儿渚

 

*ooc

 

*可能是刀

 

 

 

 

01

 

 

赤羽业是个性别为男的魔女。

 

被他光临过的村镇,人们总是颤抖着看着他橘金色的眼睛,失声喊道:“魔、魔女……!是魔女啊!!”

 

但是赤羽业从来不因为被喊成了女性而生气,谁会在乎快死的白痴说了些什么?

 

猎杀人类是魔女的必修课,毕竟那是重要的食物来源。

 

 

 

 

 

02

 

 

说是食物来源也许并不准确,魔女可是不会死亡的。

 

不会死亡就意味着,即使不需要进食,赤羽业也会活的好好的,扛着他那把漂亮的法杖四处耀武扬威。

 

但是对于魔女来说,进食是消遣和娱乐。

 

不会再工作的肠胃并不会消化食物,但是颤抖的肌肉里鲜活的情感却像是毒药一样让他们上瘾。对瘾君子来说,毒药就是必须品,这样说来大概也没有错?

 

 

 

 

03

 

 

人类的心有着恶心的味道,大脑也是,里面塞满了恐惧。

 

啊啊恐惧,从恐惧和厌弃中重生的赤羽业最清楚那个淤泥一样的味道了。为什么就不能是一点喜悦的、幸福一点的情绪呢?那样就可以尝到甜甜的味道了。

 

呵呵,在对死前的人类奢求什么呢?魔女眯起他在人类传说中,颇有名声的、标志性的橘金色眼睛。

 

再小心的击杀,生物对死亡的直觉感应,也会让肉体在瞬间充满死亡的绝望臭味。

 

 

 

 

 

04

 

在赤羽业刚刚成为魔女没有多久的时候,他曾经去狩猎人类,偶然尝到过一丝丝的、不幸没有被恐惧掩盖的味道。

 

也许是死前还在想着自己的恋人?咚咚痉挛着的心脏意外的散发出了草莓一样的淡淡甜味。赤羽业没有舍得吃掉它,任由这块血肉停止了跳动,然后慢慢发出了腐烂的味道。

 

略带惋惜的、长久的注视着这块腐肉,赤羽业理所应当的失去了把它放入口中的欲望。心想着,情感这种东西,大概就是这样的造物吧?这么少见的美妙味道,最后还不是烂掉了。

 

 

 

 

05

 

 

长久的东西只有厌憎。

 

和腐烂一个味道,和不死的魔女一同诞生。溃败到了极点,反而不会继续变化的东西。

 

之所以说那甜味是个不幸的味道,只是因为它被赤羽业牢牢地记住了。

 

而因为这个味道,最近的一个村庄,仅用了一晚就被屠戮殆尽。

 

 

 

 

06

 

 

遇见潮田渚是一个意外。

 

因为屠城的缘故,赤羽业隔一段时间就会搬家。他很挑剔,衣食住行都要极好的,所以偏偏要住在离人类城镇不远不近的地方,交通便利的人类村镇里总是能找到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潮田渚就是在他刚搬到新家没多久,放在了他家门口的小孩子。

 

说是门口,其实离赤羽业居住的怪异塔楼还有一小段距离。周围的树木森林混杂了赤羽业谨慎布下的大范围的结界,密密实实的挡住了窥探塔楼的视线。

 

年幼又瘦小的婴孩就孤零零的躺在充满结界术法的森林里,试图用细弱的哭声留下扭头离去的母亲。

 

今年乡下的收成并不好,贫穷的母亲吃不到足够的粮食、产出丰沛的奶水留下他,没有把这个小小的孩子当做食材吃掉、或者卖给别人当作食物,是这个母亲最后的仁慈。

 

 

 

 

07

 

 

赤羽业早就发现了这个小孩子,不过他一点也不想管。

 

说不定那个来这里的女人会把这小崽子抱回去的?他等得小孩子的哭声细弱到连魔女都听不到了的时候,终于放弃了对一位母亲的期待。

 

一份晚餐可能不见了。魔女装模作样的咧出一个古怪的笑容,虽然他也不期待着那位母亲的味道能出现恐惧以外的意外。

 

他走出塔楼,抱起那个小孩子,掂了掂想到:就像是一块棉花糖。

 

紧接着他嘲笑了自己的想法:就连最低等的食人魔都知道,魔女不吃婴儿。

 

不是因为同情或者柔软的女性心理作祟——毕竟还有赤羽业这么一类魔女存在——只是因为婴儿没有味道。

 

只有食欲没有感情的生物,能有什么味道?应该就像是一杯白开水。魔女嫌恶的撇着嘴,觉得自己真是闲的没事干。

 

 

 

 

08

 

 

但是魔女不都闲着没事干么?

 

赤羽业不会养孩子,他的年龄永远的停止在18岁,自己就是个小孩子。

 

18岁该有的能力他倒是一样不缺,也有不少不知道他的恶名的女人,对他少见的艳丽发色和琥珀一般流淌着华光的双眸神魂颠倒。

 

但是魔女从没想过和人类发展出什么捕食者与被捕食者以外的关系,美丽的少女都是有美味潜力的食物备选,赤羽业是这样清醒的认识的。

 

倘若由自己给了少女爱情,再将她杀死的话,那肉体的味道不用想也知道比淤泥的味道还要可怕。

 

 

 

09

 

 

所以不会养孩子的赤羽业只是盯着这个小小的襁褓,细数着小孩子急促又微弱的呼吸,好一会儿才终于想到该给这个小东西找点羊奶做食物。

 

食物?

 

不死的魔女发出了一声嗤笑。

 

 

 

10

 

不死的魔女不需要食物,身体停止了正常的营养运转,不符合常理的存在着。

 

没有理由存在、却还是固执的存在着的营养器官,没有已经丧失了味觉、只能品尝出情感的舌头,像被厌弃的魔女一样不合理的存在着。

 

这就是魔女的味觉。

 

饱尝着死亡的腥臭,从这恶臭中诞生,骨和血都流淌着黑色的、粘稠的恨意。对人类、也对魔女自己的、无尽的恨意。

 

 

 

 

11

 

 

啊,真是无聊啊,没有什么好吃的吗?

 

这样的话,潮田渚听赤羽业说过很多次了。他早就学会了对此不作回应。

 

人类的食物对魔女来说,无聊透顶,像是咀嚼石块一样干涩无味……哦,并且痛苦。

 

但是魔女喜欢为他带来各种各样的食材。

 

从桑达蓝群山栖息的火龙腹肉,到艾瑞海峡的人鱼长尾,赤羽业热衷于为潮田渚带来各种各样的不在人类菜单上的食材。

 

虽然这些往往都是赤羽业咬过的废弃食料。人类渴求的宝物,在赤羽业给潮田渚的菜谱上频繁的出现。

 

但这是多么正常的事情?对于贪婪的、不屑于世界的魔女来说,能追寻到味觉上的任何一丝快慰,他们做什么事情都不奇怪。

 

 

 

 

12

 

潮田渚见过赤羽业进食。很早的时候,他看着赤羽业捧着一颗头颅,用精致的银匙挖食浅粉色的柔软组织。

 

断颈部时不时还在渗下的血液发出腥臭的味道,浓烈的臭味让潮田渚感受到了呕吐的冲动。

 

他相信赤羽业也是这么觉得的,即使魔女动作快速的挖起大脑向口腔送去,优雅使用餐匙的魔女也同样带着欲呕的神情。

 

一定是那个人很难吃的原因。

 

 

 

 

13

 

潮田渚对人类并没有归属感。

 

赤羽业并不在乎潮田渚见识的增长就会离开什么的,不如说他十分乐见于此,故而潮田渚好奇的事情,他都会告知。

 

赤羽业也从不要求潮田渚必须呆在塔,他倒是很希望潮田渚跑回人类的世界就别回来了,但没有归属的潮田渚却十分自觉的每次都自己回来。

 

赤羽业从不向潮田渚隐瞒自己魔女的身份,也不在意进食的时候是不是有人围观。

 

所以潮田渚有幸见到魔女的进食过程而没有被一爪子挖开胸腔。

 

迅速而看上去十分痛苦的进食结束后,就是突如其来的呕吐,停止工作的营养器官不接受食物的进入。

 

那一定是那个人太难吃的过错,潮田渚想着。

 

 

 

14

 

 

也许是对自己费劲养大的生物的爱惜,赤羽业并没有对潮田渚展现出“想吃”的意思,也许在赤羽业的潜意识里,潮田渚既不属于魔女,但更不是人类。

 

是独独属于名为赤羽业的魔女的私有物。

 

敏感的小孩子比赤羽业本人更加清醒的认识这一点——既不是食物,也不是同伴,是被保护的归属物品。

 

因此在人类传说食人的魔女面前,潮田渚抢走了他手里的食物。

 

 

 

 

15

 

 

“明明不好吃,为什么还要接着吃?”潮田渚用漂亮的银勺子把大脑一块一块的挖出来,盛放到上着青色釉彩的精致小碗里。

 

魔女被拿走了食物,还没反应过来,一脸的茫然。等他想起来要发火的时候,又被潮田渚的动作吸引了目光。

 

潮田渚没有等来向来有问必答的赤羽业回答,因此默认了这是不好回答的问题,没有继续问下去。

 

潮田渚的想法很简单,如果不好吃的话那就让它变得好吃一点,赤羽业也就不用那么难受的进食。

 

 

 

 

16

 

 

了解了潮田渚想法的赤羽业露出了古怪的表情,像是看到了波尔坦巨怪在用美声唱歌。

 

这个表情一直维持到了他吃完了潮田渚的那份调过味道的“食物”——对魔女来说那已经是和人类食物无异的东西,尝不出一丝一毫的味道,魔女的肠胃也不会接受食物。

 

魔女优雅的擦擦嘴角,尝不出味道的脑组织像是一团胶水滑过食管:“不好吃也要吃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它还有味道。”

 

 

 

17

 

潮田渚后来才了解到,魔女的味觉只与情感有关。

 

不死的魔女,却不能从死亡的肉体里品尝出幸福的味道来,残留在残肢里的,只有绝望的黏腻与腥臭。

 

日复一日,没有解脱。

 

 

 

18

 

赤羽业也想过寻找让不死魔女死亡的方法。可是没有、没有、没有——哪里都没有。

 

桃木桩刺进心脏并不能让魔女死亡,剧烈的日光曝晒不能让魔女死亡——甚至连肤色都改变不了,在血管里注入剧毒不能让魔女死亡,吞噬同类不能让魔女死亡……或者罗曼蒂克一些,勇敢的小伙子和小姑娘们都好奇的答案,爱情也不能让魔女死亡。

 

打发着时间,做着无聊的事情,学习到了尽头没有可以继续的兴趣,美食对他们来说也毫无意义,旅行过世界的每一个地方,睡梦更是滑稽的可笑。

 

陪伴何其虚伪,而消遣只是强迫着体味无尽的可怖味觉。

 

不死魔女通过这样的方式,终于感受到了自己还是存在于世的生物。

 

 

 

19

 

潮田渚想过,要不要让赤羽业吃掉他呢。

 

对于这件事情,潮田渚不曾感到不快或者舍不得。若是他能让业君感到很好吃的话,业君会不会开心一点呢?潮田渚体贴的想着。

 

但是……潮田渚对于把控自己的情绪完全没有自信。若是业君吃到了更加难吃的味道,不就更加不开心了吗?

 

设身处地为魔女着想的少年没有意识到,世界上大概是没有比赤羽业品尝过的味道更加可怖的情感了。

 

 

 

 

20

 

 

尽管不能吃下普通的食物,赤羽业却热衷于给潮田渚食物。

 

也许是出生那一年没有充足的粮食的原因,又或者是来自于赤羽业自身的影响,潮田渚非常的爱惜面前的食物。

 

拜没有味觉也不会做饭的魔女所赐,潮田渚掌握了一手在人类看来是十分优秀的厨艺。

 

把从没见过的食材变成美食、还有不断的学习是身为人类的潮田渚的乐趣。

 

赤羽业则热衷于观赏这个过程。

 

也许是出于羡慕,或者是潮田渚认真进食的模样十分的幸福,好像他能嗅到这个孩子身上散发出的甜味。

 

 

 

 

 

21

 

 

那大概是满足的情感?

 

魔女不太明白。

 

满足之类的感情,太过于久远,是只存在在人类时期的记忆。

 

 

 

 

22

 

 

但是魔女想象的到,那一定是非常令他幸福的,因为进食的少年身上散发出了魔女熟悉的草莓一样甜甜的味道。

 

不是在心脏和大脑才有的味道,而是由骨到皮,都散发出了细腻的甜香。

 

 

 

 

23

 

 

也许是注视的目光太过热烈,潮田渚起身到厨房为魔女准备了另一份食物。

 

鲜红的血肉放在赤羽业面前,魔女的脸上露出了嫌恶和渴望夹杂的矛盾神情。

 

但是新鲜的血肉一入口,赤羽业的表情快速的变化,他重重的拍下餐具。在空气中格外谨慎的轻嗅。

 

他费心养大的少年身上,传来了血的甜香。

 

 

 

 

 

-tbc

 

 

 

 

我本来打算一次性写完的。

 

我高估自己了。

 

为什么写着写着反而想写的东西越来越多!心痛!

 

 

我估计这个走向可能是HE ????


评论(7)
热度(138)
© 破伤风抗毒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