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伤风抗毒素

一条丧里丧气还特别懒的咸鱼
这条咸鱼要考试了!!

【赤黑】表里如一/不一

0.

表世界和里世界,看起来很接近,很像,但是真的还是不一样的。

在表世界里的世友,也许到了里世界就变成了世仇。

这样的问题谁能保证呢?一向宁静友好的表世界和好斗凶险的里世界除了长的一样外,谁能再找出共同点?

在表世界,走在大街上的少女拿出了妆镜靠在男友身边补妆;在里世界,她悄悄举起手上的匕首杀死了自己的恋人。

啊呀,谁知道呢?

毕竟两个世界是没有交集的嘛。

1.

赤司家有一对兄弟,性格内向寡言稍显弱势的哥哥哲也和性格温柔才思敏捷的弟弟征十郎。

赤司家家大业大,父亲并不常在家里。但是他们的关系很好,兄友弟恭的典范没准就是这个样子。

又是一天清晨,勤勤恳恳每天都要早起锻炼的征十郎弟弟今天也要在锻炼后去把自己的哥哥从床上抓起来去上学。

哲也的房间还是一片宁静。有阳光的触角从没关严的窗帘间探进来,穿过空气中浮动的细小浮尘,软软的触在还沉浸于黑甜乡的少年脸上。

一下、两下……他不情愿的醒了过来。

他睁着眼睛盯着征十郎,对方遗憾的收回手指,一脸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表情微笑着。

“也该起来了,不然就要上课咯?”

2.

赤司家有一对兄弟,手段强硬十分强势的弟弟征十郎和从来没有人见过的哥哥哲也。

赤司家威震一方,是实力强大的家族组织。有人猜测那个赤司哲也,说不定就是太垃圾了所以不好拿出来丢人吧?征十郎没有否认过别人说的这些话,也不承认,只是淡淡说:“那是我的哥哥。”留下一干人不停的猜测这位铁腕少主究竟是什么意思。

又是一天清晨。征十郎已经完成了当天的任务。蛛鬼是里世界特有的生物,征十郎今天的任务就是狩猎三只蛛鬼。

征十郎回到家里没有去清理身上的污物,他直接去到了自己哥哥哲也的房间。那个晚上还有许多特殊任务的少年正酣睡着。征十郎抬起手看了看时间,还是决定把这个家伙叫起来。

把手指上的血迹抹到对方的脸颊上……一下、两下……

他遗憾的收回手指。

对着努力睁开眼睛表示“被吵醒了不开心”的少年说:“也该起来了,你要错过午餐了哦?”

3、

作为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征十郎总是不乏众多爱慕者。每天拉开鞋柜总有一堆一堆的情书哗啦啦的掉下来,这样的情景和他一起上学的哲也都看腻了。

从柜子里拿出纸箱,把一堆情书装了进去。征十郎背对着围观者的脸上做出不耐的表情。

比他大了几个月的哥哥走过来蹲在他旁边帮他一起收拾:“征十郎真是受欢迎呢。”征十郎的心情有点复杂,他宁愿不要这么多关注,只要旁边的人看着他就好了。

箱子很大,下课时征十郎抱着那个大箱子向着学生会长的办公室走去。步子一转,就走到了垃圾堆抬手把那个写满各种少女心思的箱子扣了下去。

他拍拍手,想挥去手指上缠绕着的女孩子们特意喷洒在信纸上的香水味。这些香水的味道混合在一起让征十郎不耐烦的皱起了眉头。

真恶心。

洁癖发作一样,征十郎快步离开了这个脏兮兮的地方。

4、

作为一方的强者,征十郎总是不乏各种追求者。在各方的势力牵扯下,他周旋在这些人当中,安抚不同的家族也不做任何承诺。但是总有人自以为是天生骄子值得世间一切宠爱。

征十郎对这种人不做回应,这些人都是想要从他身上拿走点什么的寄生虫,他对于放一只毒瘤在自己身边可没有什么兴趣。

不知道是第多少次把一个自以为姿色不错躺在他的床上勾引他的女仆扔出去,征十郎对着他刚刚躺过一个恶心女人的床大皱眉头。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混进来的,丝质床单上劣质香水没品位的气味刺得人脑仁发疼。

该把这张床和那个白痴一起丢出去的,征十郎恨恨的想。今早和哥哥一起进餐而维持了一天的好心情这一刻都被破坏殆尽。

正准备去找个客房凑合一晚,才转过步子就看到做完任务的哥哥正站在门边淡淡的看着他。见到他转过身时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说道:“征君还真是受欢迎呢。”

面对自己的哥哥心情就不由自主的好了起来,征十郎也放松了神情:“这样的欢迎还是统统丢远一点吧,太烦人了。”

哲也的笑容扩大了一点:“所以这张床不要了吗?还是来我房间休息吧,你明天还有都很多事情要做。”

好极了。

征十郎决定看在哥哥的面子上,这张床暂时就不扔了,不过他也不会再睡这张床就是了。要是因为这张床可以多蹭蹭哲也的床也是挺不错的。

5、

里美在友人的鼓励下,大步走到那个正靠在长椅上休憩的少年身边。阳光从树叶的指缝间淅淅沥沥得漏下来,跳跃在这个红发少年闭起的睫毛上。这是她喜欢的男孩子呢!

长相也好,家世也好,成绩也优秀得不可思议,吸引着一切目光停驻在他身上,天生就是闪光体的人。

看到喜欢的人这样子没有什么防备的睡在自己面前,里美激动的心都要跳出来了。紧张的看着不远处的拐角那里,两个好朋友正对着她做手势催促她。

她鼓起勇气走近一步。也许是她踩到了什么惊醒了对方,征十郎快速的睁开了眼睛看向来者。女孩子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大声的喊出表白,就被对方一把捂住了嘴巴。

身体皮肤最薄弱的部位贴着对方的手心,里美还是头一次离自己喜欢的人这么近,立刻脸颊通红,心都要跳出来了。不远处的她的好友也是又高兴又嫉妒,也许如果是她们大步走过去,可以和暗恋的人接触的人就是她们了呢!

但是征十郎责备的眼神让女孩子心下一凉,他低声说:“安静一些,你差点吵醒他了。”他?女孩子这才发现长椅上侧身躺着人,头正枕着征十郎的大腿。

还没等她委屈又嫉妒的心情涌出,她又发现,那个睡着的人是赤司征十郎的哥哥赤司哲也。是她打搅了两兄弟的午休,她居然还嫉妒了人家,真是太难看了。没有出声的鞠了个躬算作道歉,她快速的跑开了。

征十郎远远的看着拐角走出两个女孩扶住低头伤心的少女的肩膀。她们说着安慰的话,脸上却在好友没看到的时候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

他嗤笑一声,又短又轻。枕在他腿上的小脑袋蹭了蹭,也微微勾起一个笑,转瞬即逝。

征十郎用手指梳过哲也的头发,蓝色的头发像是流水一样在他手指间滑动。“睡醒了吗?还是吵到你了?”

哲也闭着眼睛蹭蹭膝枕懒懒的嗯了一声算是回答。征十郎也放松的靠在椅背上,仰起脸感受阳光和流动空气的质感。

“该上课了,或者到我的办公室去睡?”

后者更不错一点哦。

6、

彩惠是赤司征十郎的众多追求者之一。她当然很清楚那位的强大,以及他有多少追着他跑的追求者。不过她觉得以她的美貌才学还有家世,不管是谁都没有办法比过她的吧?

这可真是天真啊。

在赤司家的晚宴上,彩惠一手扶着香槟的高脚杯和旁人低声交谈,一边转动视角搜寻她在意的那个身影。

啊,找到了,他正一个人!她毫不掩饰自己脸上惊喜的笑容,向身边穿金戴银的肥佬告了失陪就快步向他的方向走去。

啊啊,一会儿该说什么呢?是矜持一点套套近乎,还是直白一点告诉他让我们去楼上休息一下?彩惠盯着征十郎的身影,幻想着对方会对她如何的殷勤宠爱。

这时征十郎微微倾身做了一个碰杯的动作。他的笑容很浅,但是温柔又满含独占欲。这不就是她想要的眼神吗!他发现了她对吗?彩惠心里充满了狂喜,抬起手抚摸自己锁骨上盘踞的宝石项链,极力优雅的向目的地走去。

然后她觉得自己好像撞上了什么东西,紧接着胸口一凉。她低下头发现是一杯香槟泼洒到了她身上,金黄的液体正顺着她低胸的晚礼服线条流淌。再抬起头发现是一个蓝发的少年正十分愕然的看着她,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但是更重要的是,赤司征十郎正看着她。天呐还有比这个更糟糕的事情吗?她心下一阵恼怒,指着那个蓝发的青年尖声叫起来。

女子故作惊吓的高音十分刺耳:“真是太过分了,你竟向一位女性身上泼酒水!?真是无法想象像你这样的人是怎么混进这个晚宴的!”她一脸又惊又委屈的神情,仿佛刚刚看见一边的赤司征十郎:“啊,赤司先生!竟让您见到我如此失态的一幕……真是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得到了这样的对待?我只是想去取一些食物,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人要突然出现把酒水泼在我身上……”

征十郎没有开口,但是那个蓝发少年却说话了:“我很抱歉对您造成了伤害,如果您不介意的话请随我来,我会请人给您换一身衣服的。”

彩惠依然是一脸委屈的样子:“可是这一套礼服是意大利大师定制的,你……”隐含的意思自然是看不上少年所谓的给她替换的礼服。她话是对着蓝发少年说的,眼睛却委屈又期待的看着赤司征十郎。

征十郎微笑着对蓝发的少年说:“虽然我不觉得是哥哥的错……不过如果哥哥想带这位小姐去换衣服的话,就先去吧,我们家的衣柜应该还是可以满足这位小姐小小的要求的。至于我们刚刚被打断的话题,等哥哥回来了再说吧?”

彩惠像是被人当众扇了两个耳光一样面色极差,心里暗暗的埋怨这个不显眼的、征十郎的哥哥。

哲也带着她去了二楼,拜托了女仆为她重新梳妆,就下了楼回到了宴会中。

宴会很晚才结束,哲也本来就不太擅长这样的场合,这样一晚上下来只觉得头都要炸开了。事实上他还没有做什么应酬类的工作,那些都是征十郎一手完成的。征十郎是光的话,他就是影子,躲在暗处替征十郎排除障碍。

征十郎揽过自己的哥哥,在心里重新整理了一遍今天晚上新确认下来的黑名单,向着楼上的卧室走去。“今天晚上就不要做那些麻烦的事情了,还有别人可以处理,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哲也已经快要睡着了,听到这句话也就是咕哝了一声就进入梦乡了。留下了征十郎一个人思考着,今晚究竟是回自己的房间睡呢,还是和哥哥挤一张床。

想到自己房间里那张别人躺过的,沾有香水味的床,征十郎果断的选择了后者。

他可是要和哲也哥哥结婚的,快点喜欢上他吧?正因为不是血亲,所以感情才会变质的吧?

征十郎把脸颊埋在哲也的后颈,也一同闭上了眼睛入眠。

7、

哲也醒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了另一个人温热的呼吸正扑打在后颈的皮肤上,让他有点紧张。

背后的人呼吸略略改变了一下,哲也快速的意识到这个人要醒来了。于是出于不知什么心理,他又一次闭上了眼睛装睡。

感觉到对方的鼻尖在自己后颈的皮肤上厮磨,另一个人的呼吸声似乎也从脊椎直接传进了大脑。

这一刻的表世界和里世界终于有了一瞬的重合。

“我喜欢你,哲也/哲也哥哥,喜欢我好不好?”……突发事件啊。瞬间心悸的声音连背后的人都听见了。

表里如一。

end。

————————————————————————————————

感觉是相当意义不明的自娱自乐啊……嘿~

看了寂静岭以后出现的奇怪脑洞w赤黑黏黏糊糊的在一起就特别开心啊什么的w

不管是哪个世界都请好好的在一起吧!(。ò ∀ ó。)

评论(2)
热度(61)
© 破伤风抗毒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