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伤风抗毒素

一条丧里丧气还特别懒的咸鱼
这条咸鱼要考试了!!

追逐战越长就意味着快到结局了呢【二】

第二章重修改过了

*ooc ooc 以及 ooc

*哨兵向导设定owo!

*胡扯的设定也一起堆了进去owo!

*最近好想挖新坑然而……【看了看我的进度。】

*奇怪的走向

没问题?预备~走着owo

↓↓↓↓↓↓↓

♂002♂

“业,好久不见!”潮田渚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笑容,见到这位许久不见的好友他打从心底里欢喜。

然而他心里也打起了鼓。赤羽业,虽然每次大家聊起来时,都说自己只是一个小小的政府官员,但是从他的装束和仪态来看,无论如何也不会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角色。

那么,这位哨兵,还是可能有着深厚政府背景的哨兵,为什么突然要来一间三流学校里找一个老师?如果是需要帮忙的话,潮田渚可没有信心自己的能力或者人脉能比对方强到哪里去。

赤羽业确实是有事而来,但是他不能告诉潮田渚是什么事。作为一位为塔与国家服务的哨兵,一位为塔寻找向导的哨兵,任何身份的暴露都会打草惊蛇。而不巧,他今天就接到了报告,这间三流学校里,有人发现了精神体。

虽然只是短暂一瞥,但是只有向导和哨兵才能看到的半透明精神体是不会被认错的。一条细细的,荧绿色的小蛇。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收到在这所学校附近发现精神体的报告,因此才格外重要,甚至把他这个平常只负责坐办公室的人都揪出来干活。只看得到精神体,却见不到这精神体的主人。这也太奇怪了不是吗?

事实上也不奇怪,潮田渚身为向导的本能在加重,精神体能提供为他的隐蔽越来越少了。

“业居然会来找我,也不打个招呼,”潮田渚真真假假的抱怨提醒了神游的赤羽业:“好啦,现在可以说说是有什么急事吗?”潮田渚把泡好的茶放在赤羽业面前,自己则抱着小兔子坐在对面。

赤羽业瞥了眼那只兔子,腹诽养了这么久居然一点变化也没有还是那么小只,如果不是这只兔子一直都是实体,他简直要怀疑这其实是潮田渚的精神体了。

端起茶杯喝一口,赤羽业放松下来:“又被交代了麻烦的工作,顺路来这里……来看看你难道不是重要的急事吗。”除了没法说明究竟是什么麻烦的工作,赤羽业没有说谎。

赤羽业对潮田渚的心意细细说来并不是单纯的朋友的感情,但是他却不敢轻易透露。

潮田渚的体貌确实经常被人以为是向导,但他毕竟不是向导。普通人被哨兵追求心理压力还是会有的,赤羽业不希望自己太过冒失。

再者向导大多是弱者,赤羽业见多了令人反感的画面。不满于被自然天性操控的向导,即使反抗也会在哨兵的安抚下屈服。那种强♂奸变和♂奸的感觉真特么的令人作呕,特别是那个向导一开始总是一副人生即将被毁灭的样子但是很快就会沉溺于哨兵给予的满足感。

没办法,哨兵和向导,天性如此,互相需求。赤羽业只是看不起那些向导,将命运的一切怪罪到本能或者是他们的哨兵身上。在他看来那无疑是一种懦弱的表现,要作清高的姿态就别轻易地屈服于随便哪个人,不然还不如从一开始就顺从的为满足自己的天性谋划。

而潮田渚,一个普通人。他不会对赤羽业的安抚产生任何反应,他不会因为本能驱使这样的缘由而接受赤羽业。

这很好,反正赤羽业要的就是这个人的心。他追求的可不是一个被信息素洗脑的傻瓜。当然,选择一位普通人而不是一位向导,这样做的确有风险。

过于灵敏的五感对任何一位哨兵来说都是负担,但是他们大多数人愚蠢的自傲,还有某些赤羽业看来没什么必要的保护天性,让他们保持着感官高度集中的状态。

浪费。极其愚蠢。赤羽业只根据自己的需要调整五感,他接收的信息在他灵活的大脑协调下就不会压断他的极限。这样就可以安心的追求一个普通人了。黑暗哨兵什么的,他不清楚,不过没法控制自己大脑的人空有能力也没什么用吧?

所以赤羽业真的就只是出于一个追求者的心理,顺路过来看望那只抱着兔子的小兔子。然后认真工作,揪出那个在这个地方若隐若现的捣乱向导。

潮田渚知道赤羽业不会在这些事上骗他,需要隐瞒他的只有政府也不允许说的事情。这些事情潮田渚也不需要知道。只是这次不太一样,向导敏感的直觉提醒他,这次不一样,赤羽业是来找他的没错,各个意义上,都没有错。

也许只是因为潮田渚是个成年的向导,他的本能在加速对他的折磨,这令他不知所措也疲于应付、胆战心惊。多小心一些总是没错的。潮田渚心里告诫自己。

他想起母亲对他说的话:“你不能永远不要哨兵的。”谁知道呢,至少他还不想向本能屈服,能拖延一会儿就拖延一会儿。

为了这个目的,他必须像个被迫害妄想症那样猜度好友的来意,说不定这位好友就是来抓捕他的呢。个别角度上来说,这的确就是现实。

潮田渚叹了口气,窗外的树枝蔌蔌作响。赤羽业的目光立刻聚焦在发出声响的地方,潮田渚心头一颤,这些天他的精神体不小心被别人看到他是很清楚的。

有几次都被人看到细长的半透明小蛇挂在树枝上,而赤羽业明显搜寻的目光也让潮田渚提高了警惕。

潮田渚的目光几乎是立刻便凌厉起来,但是赤羽业的注意力已经转移到了可能的任务目标上,无暇顾及这边。细长的绿色小蛇从叶片间探出头,挑衅一般冲着赤羽业吐信子。

一个调皮的幽影?赤羽业笑得咬牙切齿。一般精神体都不会太过远离主人,也许赤羽业本人可以算是例外但是这样的例外毕竟还是太少。赤羽业的精神体是一只夜枭,白天这小家伙算不得活跃,也还是认真负责的充当赤羽业的眼睛。

此刻夜枭正在学校上空快速的盘旋寻找。在哪里?在哪里?!那个懦弱的向导?

那条细细的绿色小蛇只是吐了个信子,便又缩回了叶片下,荧黄色的眼睛像是故意要给他看一样直直的盯着赤羽业。一场莫名其妙的对峙,赤羽业相信只要找到那个不远处的向导,他今天的工作就结束了。但是他精神体传来的消息却是……没有。没有任何一个疑似向导的人存在。

这间充满哨兵的三流修罗场学校,真的会有哪一个向导想不开的自己撞上来吗?

赤羽业觉得自己好像是遗落了什么重要的信息,但是又完全想不起来。他的精神体夜枭落在窗前,赤羽业抬起头这才发现那只小蛇已经不见了。

不、不对……这里还有一个人……离这里很近……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潮田渚关心的声音传来,赤羽业转过头看见的就是青年温和茫然的蓝色双眸:“业你好像突然很紧张?”

“不,没什么……好像看见树上有条蛇。离你的办公室这么近你要小心啊。”赤羽业迟疑的笑着说。

“噫!在哪里?”潮田渚神色慌张的向窗口那里望,目光穿过窗台上的夜枭在树上逡巡。“得告诉保安部让他们把这里隔离开比较好,如果是毒蛇还被学生碰上的话……”

那鸟儿圆圆的浅金色眼睛好奇的盯着潮田渚,像是想要识别他的言行。但是潮田渚始终视它为无物,于是它闭上眼睛做一只夜枭在白天该干的事情。

赤羽业微笑着看潮田渚打电话,然后通知学生不要靠近办公室窗外。普通人怎么会看得到精神体呢?他喜欢的人只是一个普通人,如果不是的话,那会是个巨大的悲剧的,他可以保证。

-tbc

评论(3)
热度(94)
© 破伤风抗毒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