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伤风抗毒素

一条丧里丧气还特别懒的咸鱼
这条咸鱼要考试了!!

追逐战越长就意味着快到结局了呢【十】

 第十章检查结束啦
********************

 

 

*哨兵x向导的设定

 

 

*私设如山

 

 

从一群活动里爬出来码字……我还有肝吗?Hhhhhh

 

 

啊——鸣狐真可爱啊——!啊啊——特斯拉真帅啊啊啊啊啊啊!!!【够了你快点安静的码字好吗!

 

 

 

 

 

♂010♂

 

 

 

 

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终于结束了几个小时的工作,揉了揉有些酸胀了的肩膀,潮田渚的脸上出现了一个充实满足的笑容。

 

 

 

 

毛茸茸的小兔子在潮田渚动作的时候就警觉的竖立了耳朵,潮田渚示意着他要挪动赤羽业,要小兔子离开一点。收到主人要它从沙发上下去的命令,兔子颇有些不满的把自己团成了一个小球,在赤羽业的脸颊旁边来回打滚,向这个导致它失去了主人宠爱的罪魁祸首挑衅。

 

 

 

 

赤羽业被兔子软软绒绒的白色毛发搔弄的发出不满的哼哼声,扭过头接着睡。潮田渚在一旁看兔子也嗤嗤的叫,说不上来究竟是生气还是撒娇,只得耐心的等着小家伙折腾完。

 

 

 

好在这是只讲理的兔子,在多次跺脚、顶顶蹭蹭均无结果后,欢快的晃着毛球尾巴从沙发上跳了下去。

 

 

 

 

潮田渚想想自己床铺的大小,以及对自己隐藏身份程度的信任,决定赤羽业还是到床上去睡比较好,沙发还是太小了。

 

 

 

 

赤羽业185cm的身高,缩在沙发里的样子,实在是太憋屈了。潮田渚扶着赤羽业的头部,动作轻柔的把自己从原来的位置上挪出来,用一旁的靠枕代替,把赤羽业的脑袋慢慢放在上面。

 

 

 

 

潮田渚以为他抬起赤羽业的头部时,考虑到哨兵敏锐的五感,对方应该就会清醒。然而实际情况,赤羽业可能比他想象的更疲惫,或者更加的信任他。很显然,他的呼吸缓慢,透过眼皮,眼珠微凸的圆弧长久的静止着,这些说明他的大脑正处在慢波睡眠中,全然放松的休息。

 

 

 

 

潮田渚不得不取来干净的毛巾替他做了简单的清洁,然后才轻轻唤着他的名字,拍打着脸颊把赤羽业叫醒:“在这里睡会着凉的,到床上去睡好不好?”赤羽业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摇摇晃晃的跟在潮田渚身后进入卧室——从深度睡眠中被唤醒,他的大脑正急于完成被打断的睡眠。

 

 

 

 

这导致了赤羽业走到床前几乎是摔在了床上,并且立刻睡着了。

 

 

 

 

 

看来他真的累坏了,潮田渚双手叉腰自上而下的俯视赤羽业的睡颜,他红色的头发为了保持一个他满意的发型而被打上了不少的发胶,潮田渚花了好一会儿时间才用毛巾将那些固执的向后梳起、有些坚硬的头发弄干净。现在这些头发柔软又服帖的搭在青年白净的额头上,下面是十分英气的眉眼,这让赤羽业的睡颜看上去不仅没有丝毫的软化,反而透露出一种坚定,好像他只是在工作间隙闭目养神,下一刻就会醒过来。

 

 

 

 

 

不过不会的,潮田渚对于这点很有把握。要问他为什么知道的话,大概是因为他在赤羽业的牛奶里放入了安眠药的缘故——他需要做一点事情,但这中途赤羽业绝对不可以醒过来。

 

 

 

 

 

潮田渚不是想做过分的事情,他只是想帮赤羽业做精神疏导。赤羽业很强,他是很清楚的,他想除了普通的精神屏障以外,赤羽业应该还有别的处理方法保护他的大脑免受过多信息的折磨。尽管如此,潮田渚更加清楚哨兵得到的信息量总是远远的高于普通人。

 

 

 

 

 

 

关于对赤羽业自负程度还有对自身的漠视程度,潮田渚猜测他可能就不曾去医疗所寻求帮助做几次虽然作用不甚明显,但聊胜于无的精神梳理。

 

 

 

 

 

医疗所里会有一些精神力不错的向导,大多是由于意外,而与自己的哨兵断开连接的可怜人。与哨兵结合过的向导可以更大程度的释放自己的精神力,即使是没有与之结合的哨兵也多多少少可以受到影响。

 

 

 

 

 

还有极少部分的向导,本身的精神力就很庞大,因此没有与人结合过却依然可以释放出足够庞大的精神力。潮田渚认为,大概他可以划进后者的范围里。

 

 

 

 

 

毕竟首先,潮田渚有两个精神体,没错如你所想,除了他的蓝鞭蛇以外,兔子也是潮田渚的精神体。虽然科学上认为精神体和鬼魂一样应该是属于高维空间的生物,普通人是看不到的,而哨兵和向导的眼睛可以看到鬼魂所以他们才可以接触到精神向导。

 

 

 

 

 

但是潮田渚的兔子似乎是知道如何从高维进入低维状态的方法,令普通人也看得到它,也因此把这只特殊的精神体当成了普通的小动物。更特殊的是,这只其貌不扬的小兔子正是潮田渚将自己伪装成普通人的关键,也是潮田渚庞大精神力的具体体现。

 

 

 

 

至于原理如何,潮田渚却是没有弄清楚过,但是现在这些不重要。蓝鞭蛇正从窗口游进来,潮田渚确认了赤羽业的夜枭依然在房间外沉沉的休息——夜晚正是猫头鹰们的活动时间,他必须得一再确认。再一次认真关好了门,潮田渚走回床边。

 

 

 

 

 

翠绿的蛇摇晃着脑袋冲他示意,蛇与兔子不同,它管理着潮田渚另外的精神区域,如果说兔子负责潮田渚精神的隐蔽和屏障,那么蛇就负责引导和约束。因为它们的存在,潮田渚才没有早早地暴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

 

 

 

 

 

尽管潮田渚不需要他的小蛇来帮助他释放精神力,但是作为他最为亲密的心灵伙伴,潮田渚对于小蛇的在场感到了十分的安心。

 

 

 

 

 

谨慎的拉起赤羽业的手,那只手正使不上力气,过于小心直害怕着自己会不会用力过度吵醒这个敏感哨兵的潮田渚差一点没抓住赤羽业的手指。

 

 

 

 

 

接着潮田渚缓慢的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在兔子的掩护下,释放精神力时激增的向导信息素没有一丝一毫泄露到外界。细细分成束的精神力经过两人拉着手的部分,小心翼翼的试图打开赤羽业精神图景的大门。

 

 

 

 

 

这些细细的精神力丝束游蛇一样避开了赤羽业陷入深眠时毫无知觉的精神力,如果不小心碰到的话,哨兵和向导的本能会使这些精神力术立刻纠缠在一起结成一个牢不可破的枢纽。也许有一天他可以有这个荣幸和赤羽业在教堂里完成这个仪式,但不论如何不会是现在。

 

 

 

 

 

潮田渚的精神力丝束在控制下开始慢慢的共振,引导着赤羽业的精神力从混乱进入较为有序的状态,过多的信息和力量的使用会使得这些特殊物质熵增,适度的休眠和放松有利于它们恢复到有序,但是这样做的作用也仅限于有利于而已。

 

 

 

 

 

 

在潮田渚的眼中,赤羽业的情况很不好,处处埋藏着隐患,如果赤羽业继续这样漫不经心的使用自己的大脑,迟早他会精神崩溃的;除了黑暗哨兵以外,无法得到向导梳理的哨兵迟早都会因为精神的熵增爆炸而疯掉。






但是潮田渚不敢做得太过明显,他只能让赤羽业感到头脑舒畅一些,他不想因为一次关心就使得赤羽业怀疑他,失去赤羽业一定是痛苦的,不管那是恋爱意义或者是友情意义上的。

 

 

 

 

和初中的时候不同,再一次失去赤羽业的信任的话,对他来说一定是一种深刻的打击吧。初中的时候潮田渚对于赤羽业这样高层世界里的人往往抱有仰望的心态,对于他们之间最开始那段仿佛是友谊一般的关系,潮田渚一向是持以怀疑态度的。所以后来赤羽业莫名的疏离了他,潮田渚也没有过多的感到难过。那大概是一种,自认为早就知道对方一定会回到属于他那边的世界里的预感。

 

 

 

 

 

但是在3年级之后,他们的友情却是深刻的,他们之间互相理解,互相认同,就算不是爱情,潮田渚也无法想象有一天赤羽业可能会对他冷眼相待。尽管他坚信他们之间的信任与友谊不会让赤羽业真的这么做,但他一点这样的可能性都不想看见。

 

 

 

 

 

更何况,明明这么多天都坚持不懈的跑到学校打卡,尽管有过解释,突然完全消失了2、3天也还是很让人担心失落啊。

 

 

 

 

 

潮田渚不由猜测会是什么样的难题,让赤羽业这么烦恼。希望事情能够快一点解决,潮田渚抿着唇,心里想道。手指轻轻理过熟睡人艳红色的发丝,潮田渚也收拾了自己一同陷入深眠。

 

 

 

 

 

两人都是一夜无梦。

 

 

 

 

 

-tbc

 

 

 

 

 

没有情人节贺文。【死鱼眼【其实写了【但是写了快4000字还没有到写完一半我也是有点惊慌……【日常难道不应该是2000~3000一章节么【然而不是业渚【抽打。

 

 

 

迷之写不下去,感觉自己写的特别矫情……?但是我想让渚照顾吃鱼业!

 

 

 

 

对!在我心里!我渚就是这样!闷声关心别人特别温柔特别可爱然后又内心敏感的人!

 

 

 

 

啊……如果我真的有好好把这种感觉写出来就好了……【茶。

 

 

 

 

原谅我笔力不足吧……


评论(7)
热度(54)
© 破伤风抗毒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