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伤风抗毒素

一条丧里丧气还特别懒的咸鱼
这条咸鱼要考试了!!

魔女味觉【下】

 

*最近常见到的那个不死魔女和捡到的小孩的梗

 

*不死魔女业X弃儿渚

 

*ooc

 

*应该不是刀????

 

 

 

 

24

 

 

 

潮田渚给赤羽业准备的食物真的非常好吃。

 

是赤羽业成为魔女之后品尝过的最好吃的东西了,真是不知道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

 

仿佛血液在沸腾,连舌尖都要被灼伤一般。有什么东西从胃里直直的冲上头顶,几乎要从眼眶里挤出去。

 

就像是咽下了融化的黄金。

 

也因此更令赤羽业怒不可遏。

 

 

 

 

 

 

25

 

 

 

餐具被魔女扔在了桌子上,发出隐含着怒气的声音。这让潮田渚不安极了,他想过赤羽业对他自作主张的反应,但此刻赤羽业不发一言面无表情的模样确实是吓到了潮田渚。

 

“也许你该离开这里了。”怒气迅速的冷却,赤羽业拈起一旁洁白的餐巾在嘴唇上轻轻沾了沾。他觉得唇角发烫,隐隐作痛。

 

他看上去那么云淡风轻,若不是刚刚那一惊雷般的声响还留在潮田渚的脑海里没有散去,他一定会以为赤羽业说的其实是“今天天气很好是该出去散个步了”。

 

 

 

 

 

26

 

 

 

他做错了什么吗?潮田渚感到不满又委屈。

 

食物不好吃吗?

 

 

 

 

27

 

 

“为什么要赶走我呢?业君,我不明白,是我准备的食物难吃的缘故吗?”潮田渚睁大了眼睛,质问着:“难道会比那些人类还要难吃吗?为什么要生气?”他有些难堪的扯扯嘴角,像是想笑一下。

 

敢这样和不死的魔女讲话的也就这么一个人吧?

 

赤羽业吞了吞口水,喉结顺着这个动作上下滚动:“非常的好吃。”魔女不屑于说谎。

 

但是看到潮田渚明亮起来的表情,他思考着是不是这个时候说谎更加合适?也许人类的语言礼仪还是有它存在的意义。

 

“那为什么还要说出让我离开的话呢?吃到好吃的东西不好吗?”

 

 

 

 

28

 

 

魔女迷茫了一瞬,这样的确很好。食物头一次让魔女感到了满足,但是呕吐的冲动却更加明显。

 

从理智上来说魔女非常期望能再次品味到这个味道,本能却反而唱起了反调,直喊着“让他滚”。

 

越远越好。

 

 

 

 

 

29

 

 

潮田渚自然不愿意从魔女的身边离开,但是眼下他也清楚,固执的魔女并不好说服。

 

赤发的魔女并不喜欢和别人讲道理,他扔下了餐具就走掉了,并不打算听他一手养大的小孩准备说些什么。

 

潮田渚独自回到房间里,收拾着自己的行李,接着独自离开。他总是很听话的,哪怕他并不理解魔女不讲道理的做法。

 

望了望餐桌,用精致碗碟盛着的悉心料理过的血肉,表面已经干结了,干燥的薄膜紧绷着,看起来让人全无食欲。

 

魔女不在餐桌旁。

 

 

 

 

 

30

 

 

赤羽业静静的呆在阁楼里,他想不通今天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潮田渚只是自作主张料理了他的食物,这很正常,这也不是这个小家伙第一次这么做了。

 

更何况这食物出乎意料的美味,他实在没有道理这样对他抚养长大的小孩。尽管他自认对潮田渚没有什么多余的感情,这也并不是他可以对着一个小少年发火的理由。更何况对待潮田渚,他本就用了十二分的耐心,包容了他无数次的尝试。

 

 

 

 

 

31

 

 

以旁观者的角度来说,可以说是溺爱了。

 

可只要一想起来调羹里颤巍巍晃动的甜香,他就忍不住心里的怒气,它们堵在喉头,像是想要和食物一同呕出,直逼得他皱起眉头眼皮发酸。

 

所以他静静的呆在阁楼里,默许了潮田渚的离开。

 

 

 

 

 

32

 

 

在赤羽业的结界里,他无所不知。

 

他注视着潮田渚慢慢的在森林中行走,向着附近的小镇走去。走的很慢,像是在等待魔女突发奇想冲着他懒懒散散的笑,像以往那样默许他回到塔楼。

 

但实际上潮田渚自己也很清楚,赤发的魔女一次也没有认同过他的塔楼是这个人类小孩的家。

 

仅仅是默许。

 

不想回到人类哪里?好吧,允许你呆在这里。

 

魔女的眼神这样平淡的说着。

 

 

 

 

 

33

 

 

注视着潮田渚到了人类的小镇,又用魔法确认了他已经找到了落脚的住处,赤羽业才从阁楼走下来,不受控制一样走到了餐桌旁。

 

血液已经凝固了些许,粘稠的团成一团。

 

肉不是人类的肉,被仔细的切成碎末,煮烂,熬成肉糜。

 

被煮过的食物对赤羽业来说没有什么味道,因此他只尝到了血液里柔和的甜香。

 

 

 

 

 

34

 

 

赤羽业又一次感到生气,舌尖隐隐的发甜,又火辣辣的疼痛。

 

可这份食物还是很珍贵的,不该浪费它。赤羽业坐回了餐桌,拿起扔在餐桌上、溅出不少酱汁的调羹,又用食指从桌子上抹去了作为酱汁的血液,放进了嘴唇,像是抿住了一枚新摘的草莓。

 

 

 

 

 

 

35

 

 

明明是同样的气味儿,魔女以往静静等待着血肉腐烂的念头却一次也没有出现。

 

明明就是会随着血肉一起腐败的味道,赤羽业这一次却不敢有丝毫的等待了。他只知道这份食物是为了他存在的,和那枚他注视着腐败的心脏不同,赤羽业只能是它唯一的食客。

 

他紧张的如临大敌,又沉溺于这陷阱般的甜美中。

 

这是为他做的,他不能辜负它。

 

即使是强行咽下,将它安放在不会在工作的腹中。

 

像是龙藏起了宝藏。

 

 

 

 

 

36

 

 

时间于不死魔女而言,短暂又漫长。

 

这样的美食,在名为赤羽业的魔女有关于魔女的记忆中,也许也是仅有一次了。他漫无边际的想着。

 

他会永生,令人厌烦的永生。

 

止步极乐,在泥沼中长长久久的挣扎喘息,寻求一点点由味觉的痛苦所带来的存活感。

 

但是那个孩子不一样。

 

他是个人类,而不是如名为赤羽业的魔女般,是个人类外皮的亡灵。

 

 

 

 

 

37

 

 

只是时间对于潮田渚来说,竟也如此的快速和漫长。

 

重新回到人类的社会,让他感到不适,也好在潮田渚本就是个聪明的少年人,学会与普通的人类交往只是轻易的事情。

 

加上他本身有一张可爱的脸,才学会的察言观色和甜蜜的笑容,凡是接触过他的人都认为这是一个惹人怜爱又举止文雅的贵族少年。

 

这只是令潮田渚越发的感到不适了。

 

 

 

 

 

38

 

 

他常常在心里比较着。

 

人们喜欢说谎,不像赤羽业那样不屑于和他讲一些绕来绕去的话;他们常常恭维他,但是和赤羽业相比他又有哪里值得恭维呢;他们拥抱他,说着些怜爱的话,以为他是哪里家道中落的可怜的小少爷,但也没有哪个谁真的邀请他到家中住上一夜。

 

明明赤羽业也不曾对他假以颜色,但是他还是止不住的思念对方。

 

也许是因为魔女总是如此自由而真实,从一开始就接触得到彼此最真实不加保留的一切。

 

 

 

 

 

39

 

 

思绪到了这里常常中断。

 

潮田渚怀疑起了自己的想法,也许他并不了解赤羽业。他这样清楚魔女对味觉的追求,却没有料想到赤羽业选择了拒绝味觉,选择了让他离开。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似乎有那么一点点距离,他就可以碰触到真相,然而还是差那么一点点。

 

 

 

 

 

40

 

 

他们是彼此间最熟悉的人,赤羽业这样确信着。

 

他所拥有的一切几乎都在无意间捧到了他的少年的眼前,而少年的一切亦是由他一手给予的。信任着也被信任着。

 

也因此魔女发觉他自己竟不了解自己,他居然为了一份食物而发了火,全然没有不死魔女的从容。若是那份食物里掺了毒药倒是可以理解,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是为了一份追求至今的美味而对着厨师发火。

 

我是这样矛盾的人吗?

 

赤羽业心里小声的嘟囔着,如果真的是毒药,我才不会冲他生气呢。

 

 

 

 

 

41

 

 

决定既然已经做出,就断断没有反悔的道理。赤羽业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当前的塔楼,什么也没留下。

 

如果疑惑是因为潮田渚而起,那就不再和他见面就好了。

 

潮田渚已经离开了,他也不会只在原地踏步。

 

这是多么简单的事情。

 

如蜉蝣般脆弱的人类,与不死的魔女之间本就少有接触,想要不去见一个人类真是再简单不过了。

 

 

 

 

42

 

 

森林里的魔女已经离开了,普通的人类或许看不出来,潮田渚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惶然无助,被抛弃感,头一次如此强烈的充斥在脑海里。低落并没能持续很久,潮田渚强迫自己打起精神。

 

赤羽业从不曾表示他愿意接纳人类,现在离开了不是很正常的吗?这一点潮田渚最是明白不过。

 

他只是没有被一起带走,没有关系的。

 

 

 

 

 

43

 

 

潮田渚成了当地有名望的老师。赤羽业见多识广,他耗费时间养育的少年,见识自然是比旁人要更为不同些的。

 

这样安稳的时间没能持续许久,又或者持续了很久,时间的概念不知什么时候变得模糊了起来。也许是赤羽业喜好用特殊的食材娇惯他的少年的缘故,少年还是少年,只是当初和潮田渚看起来同龄的孩子们已经成熟稳重,组建起了家庭。

 

妇人们调笑一句潮田渚的童颜,言语间多了几分嫉妒和向往。

 

潮田渚假装不知晓的样子,甜蜜的微笑着,回复这些好心的太太们多心了,她们还是如往常一样的年轻美丽。

 

甜蜜的笑容和赤发的魔女倒是如出一辙。

 

只是魔女从来不说谎。

 

 

 

 

 

44

 

 

毕竟流言四起,潮田渚不能接着呆在这里了。

 

他听的到那些人是怎样说的。

 

“外乡人,又是从森林里来的?这么多年模样都没有变化,没有怪异谁信呢?说不定就是魔女巫师。”

 

“要是魔女巫师,听到这话你这嘴早就被撕了吧?”女人嘻嘻笑着。“我们可以晚上的时候在房子外面放上干柴再放上一把火,这样他总是跑不掉了。”

 

“要是人家只是长的年轻些呢?你们这些年老色衰的老婆子们就是见不得人家小青年青葱水嫩。”

 

“瞎了你的眼了!”女人不自在的喝骂。“你说的话你自己信么?”

 

“吓……老师可是个好人,你们就这么编排他?”这是路过的学生:“你们就这么狠心要杀人?这可是犯了王国法的。”

 

“瞎说些什么呢!!”女人尖利的声音叫着,又怕听见一样压着嗓子:“谁要杀人了!魔女巫师算哪门子的人,留着想害死我们吗?”

 

“就算他真是个普通人,一个外乡人,嘁,谁又能知道了?”

 

 

 

 

 

45

 

 

潮田渚连夜离开了村镇,以前他知道赤羽业过些时日就要换个地方住是为了躲避人类的探查。但是这样亲身体会到恶意倒是头一次。

 

业什么也没做,他也什么都没做。

 

怎么就突然有了性命之忧了呢?

 

潮田渚无数次不由自主的想到赤羽业。他也被这样的恶意袭击吗?

 

 

 

 

 

46

 

 

被记挂的魔女赶到了森林外的村镇,想再看一看少年的想法总是困扰着他。

 

当初被抛弃的少年现在是不是有在好好生活?是不是已经有了新的家庭和自己的小孩?人心有多丑恶,他是不是吃了很多苦头?

 

抵着上腭的舌尖品到了一点酸甜的味道,如同幻觉。

 

他发现自己像个老妈子一样腻腻歪歪。要看就去看,小心一点谁又能发现你一样?鼻腔里发出一声嗤笑,魔女打心底厌恶起自己的前后不一的行为。

 

我只是应该对这个小孩负有一些责任。毕竟是一个魔女抚养长大的……他可能一点都不适应人类的生活。他对自己的厌恶束手无策,试图辩解。

 

心里有声音恶狠狠的反驳道:“去他妈的责任。这两个字知道怎么写么?”

 

魔女保持了静默。

 

 

 

 

 

47

 

 

潮田渚听得到的言论,赤羽业自然也能听得到。

 

才进入村镇,听到的首先就是“潮田先生一夜间失踪了”这样的消息,还不乏人们恶意的揣测和笑声。

 

“是听说了什么吧?不然为什么那样慌慌张张的逃跑了呢?”男人们举着酒杯得意的笑着,把这当成下酒的谈资,似乎是亲眼看到那位年轻俊俏又受孩子们喜爱的先生屁滚尿流的逃走了一样。

 

“哦?那位潮田先生是谁呢?”魔女上前,牵着发烫的嘴角露一个人们熟悉的、潮田先生的笑容。

 

 

 

 

 

48

 

 

潮田渚对于自己离开后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又是一次离开,这次他要去哪里呢?

 

不知不觉又回到了森林中、属于魔女的塔楼,魔女已经离去,这里没有什么好留恋的。只是现下除了这里,他可以去哪里呢?

 

其实哪里都可以的,只是心灵惶惑无依。

 

他的长辈,师长,兄弟,挚友,曾组成他世界的那个人要他将他剥离,叫做潮田渚的这个人接下来还能去哪里呢?

 

 

 

 

 

49

 

 

远处火光渐渐点亮了夜晚的天空,魔女赤红的头发随着热浪起伏。

 

他没对那些人做什么,只是将潮田渚有关的东西都付之一炬罢了。抛下惶恐的人们,赤羽业向着森林深处的塔楼前进。

 

躲开一个人简单,想要找到一个人对于魔女而言则是更加的简单。

 

更何况,他那么了解潮田渚。不被同族接纳的现在,除了魔女的身边,潮田渚还能去哪里呢?

 

 

 

 

 

50

 

 

到了两人仅仅距离一扇门的距离的时候了。

 

赤羽业向来大胆且直白,无所顾忌,只上前踢开了门问道:“还不走?”就好像出尔反尔的人不是他一样。门口透进来远处的一点火光,晃的潮田渚眼睛发亮。

 

魔女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那一天自己会那么的生气。

 

不是什么狗屁监护者的责任,或者是出于爱情、友情什么的。

 

他是他亲自铸成的宝物。

 

赤发的魔女注视着潮田渚快步来到他身边,只觉得舌尖又一次隐隐发甜。

 

一切都来自魔女的独占欲。

 

他确信。

 

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END

 

 

 

是HE。

 

真的。

 

魔女是被人类背弃而生的生物,是不会相信爱情的,所以你们不要相信业的自我催眠。/大力暗示

 

我想假如渚真的是被这么歪的业带大的话……emmmmm可能会是我想的这样的性格吧??

 

很敏感没有归属感,然而很会观察很聪明,会小心的试图用有利的方式挽留对方……这样的。

 

好的我说实话这肯定ooc了,希望等了这么长时间的天使们没有太过于失望……吧。


有一些伏笔暗示了业和渚的心意……但是解释起来又感觉没有太大必要,真的看不出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影响w


总之我们……呃……后天见!

 

 


评论
热度(27)
© 破伤风抗毒素 | Powered by LOFTER